客服电话:020-37737567

机场地址:广州花都区花东镇白云国际机场北出口碧桂园空港凤凰酒店对面

在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友和道通航空破产清算!京东货航、南方货航来袭!谁能走更远 ?

POST TIME: 2021-08-19
  8月13日,中国南方航空货运有限公司获得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颁发的《航空承运人运行合格证》,成为具备公共航空运输承运资格的货运航空公司。


  此前10天,江苏京东货运航空有限公司申请筹建经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初审同意,且已经组建了10人的飞行员团队。


  同期,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受理友和道通航空有限公司破产清算,并公开选任管理人。成立13年的友和道通航空,最终没能在当下的政策红利中走出泥淖。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大面积客运航班取消,大量货运只能通过全货机,加之国家政策的支持,加速推动了全货机发展。”民航专家林智杰对《中国邮政快递报》记者表示。


  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曹允春说,虽然没有具体的时刻表,但客运航班终归会恢复正常,航空货运则会真正迎来实力的大比拼,优胜劣汰是正常的市场现象。


  疫情之下,航空货运危与机并存


  京东货航是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民航系统批准筹建的第三家全货运航空公司。如果能够顺利起飞,将成为我国第十二家全货运航空公司。


  就在半年前,西北国际货航完成首飞,其首架B757-200飞机日前顺利交付,并获得适航证,其他3架客改货飞机也将在不久后交付。


  南航货运运营资质的获批,则标志着“三大航”全都有了独立的全货航公司。南航货运成立后,业内分析认为其或将被剥离出上市公司,并注入刚刚完成混改的南航货运物流公司,成为混改资产的一部分。


  “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我国航空货运短板,即全货机不能满足需求,因此各相关部门出台了大量支持航空货运的政策,保障航空货运快速发展。”曹允春分析,航空货运的价格也将大幅提升。


  从中国民航局的统计来看,2020年我国全货机数量为186架,同比增加13架,占全国飞机的比例为4.8%,同比提高0.3个百分点;货邮运输收入水平为2.53元/吨公里,同比提高75.7%。航空货运公司在航空运输行业整体亏损794亿元的背景下,赚得盆满钵满。


  财报显示,东航物流2020年营收为151.1亿元,同比增长33.7%;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3.68亿元,同比增长200%。南航货运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53.97亿元,同比增长80.3%;实现净利润40.13亿元,同比增长990.5%。


  然而,重大利好政策面前,友和道通航空仍旧没能走出泥淖。该公司在2019年便已经停飞,经过一年多的运作,最终进入破产清算阶段。在这之前,其自用和租赁的全货机数量达到13架,运力达到960吨以上。


  “这并不是第一家破产清算的全货机航空公司。”曹允春介绍,早些年的银河航空、翡翠航空都没能走出窘境。2019年,全球航空货运需求同比下降3.3%,这是自2012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我国航空货邮运输量同比增长2%,也是2012年以后的最低增速。加之企业模式以及管理水平等原因,破产清算也是正常的优胜劣汰。


  而航空客运市场的逐步恢复,预计会对全货机业务造成较大冲击。“在航空公司算账的时候,腹舱货运算是客运航班顺带的,因此成本很低,可以理解为收多少赚多少,在价格方面肯定比全货机优惠。”林智杰分析。


  曹允春同样认为,全球航空货运60%靠腹舱完成,客运正常对全货机是比较大的冲击。国际航协预测航空运输会在2024年恢复,但从全球疫情不断反复的实际情况来看,具体恢复时间还不能过早下结论。


  随着经济的发展,适合航空运输的种类和数量肯定会随之增加。全球有大约2.6万架飞机,其中全货机占10%左右。我国全货机数量占比接近5%,从长远来看,全货机企业会不断发展。


  未来,全货机航企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求生,避免被破产清算,成为考验企业管理层智慧的首要问题。


  全链条服务,“快递系”航企更具潜力


  今年年初以来,我国全货机规模仍在迅速扩大:顺丰航空新增加5架、邮政航空增加3架……全货机成为国际运输的主要载体之一。


  林智杰分析,目前我国全货机企业大体分为两类:以顺丰、圆通、邮政为代表的“快递系”,和以“三大航”为代表的“航司系”。“快递系”货航企业有充足的货源,有空地一体化的网络和门到门的服务能力,可以帮助客户完成全链条服务。“航司系”企业的优势是飞机主要为宽体机,具备洲际运输能力,同时具有客机腹舱网络,航线网络比较完善,时刻更全更方便。而各自的优势,同时又是对方的劣势。“我认为‘快递系’航空企业的发展前景更好。”


  曹允春说,国际市场的航空货运也分为这两种类型,“快递系”货航企业如联合包裹,“航司系”货航企业如大韩航空。“两种模式优劣势明显,但‘快递系’航空企业的服务更能满足客户需求。”


  与跨国巨头相比,我国航空货运企业也有明显的差距。曹允春分析,跨国巨头历史悠久,搭建了覆盖全球的航空网络,并建立了完善的地面服务网络,如联邦快递可以覆盖全球99%的GDP生产地区。我国全货机数量为186架,


  而仅联合包裹就有接近300架全货机。2020年,联合包裹营业收入为846.3亿美元,净利润13.4亿美元;德国邮政敦豪营业收入为668.1亿欧元,净利润31.8亿欧元。但即便是国内实力最强的快递企业顺丰控股,其1539.9亿元的营收也仅为联合包裹的1/4。


  “无论是网络的搭建,还是超级枢纽的投资,都需要大量资源的前期积累。我国目前快递价格竞争激烈,已经影响到了企业发展。快递价格不是越低越好,而是要有不同的服务层次,让企业有良好的盈利能力,进而不断投资。”曹允春说,我国制造业走向全球,要求完善的物流支撑,但是现在国内航空货运企业还远远不能满足需求。


  值得高兴的是,我国航空货运企业正在积极拓展。“三大航”货运混改完成,不断完善门到门服务能力;圆通航空积极制定并实施中大型、长航程全货机引进计划,优化自有航空机队规模和结构,加快海外航线网络覆盖;顺丰鄂州机场建设正在积极推进,以该枢纽为中心,顺丰将全面打造覆盖全国、辐射全球的航路航线。同时,京东也将在芜湖建立全球航空货运超级枢纽。


  有专家指出,在国际运输方面,我国全货机企业自身网络不健全,海外营销能力、品牌影响力都有所欠缺。曹允春表示,企业在出海时会面临各国的不同国情,希望政府部门能够给予更多的扶持和指导。